TT1155

何曼莊 Nadia Ho

鯨落 (藍鯨)Whale Fall ~Blue~

13 on sale of 16

$15.00 OSD

Whale Fall, a Novel by M. Nadia Ho

Official logotype cards (Blue Whale ver.)

Design by Tsai Chia-Hao

鯨落 何曼莊長篇小說

官方標準字卡#2(藍鯨版)

設計 蔡佳豪



/////



[...] 現在已經沒有人會把她認成洗衣店女兒了。



學歷使她傲慢,學歷也使她負債。
沒債的時候,她過得戰戰兢兢,揹債之後,過日子其實也不急不徐。因虧欠而得以維持關係,借貸跟戀愛有相似之處,銀行一點也不想跟她分手。
房租:零、二十年學貸月付額:$554、本月信用卡帳單總額:$5,231,收入:$5,785 (稅前),負債比:100%。
「Wow。」路娜看著手機脫口而出。
「怎麼了?」駕駛座上的然太郎問。
「除到整數了。」她說。
「你的墨鏡呢?」
「給貝兒了。」
「這樣好嗎?」
「不好,我睜不開眼睛了。」
「我是說你這樣做不謹慎。」
她的臉冷下來。
「你今天心情不太好啊。」過了一會,她說。
「你覺得好玩,但這不是遊戲。」
「跟聞起來像死老鼠的人說話哪裡好玩?」
「你知道我在說什麼。」
路娜轉頭看向窗外。
第一台救護車呼嘯而過。
那就不提把維他命留給貝兒的事了,她知道貝兒的身體渴望的不是維他命D,而是『毒與探戈與現金』——正式名稱叫芬太尼,聽起來就像文藝復興時代油畫上的天使,實際上也能很快帶你上天堂,藥效是嗎啡的一百倍,超量一次就能永遠脫離苦海。
也許她該放真的藥丸進去,畢竟芬太尼合成藥片的街頭代號是「China Girl」,就當成是送給貝兒最後的溫柔,不過,然太郎肯定不能理解這份幽默。
沒有幽默感也不能怪他,他老是說,自己是外籍勞工,沒有犯錯的餘地。
「可不是已經幹了很多壞事了嗎?」路娜自言自語。
三月十六日,州長頒布隔離令,先宣布民生必需產業以外商業全部暫停,第二天才開始定義何謂民生必需產業。
路娜知道區區一紙隔離令是擋不住城市禿鷹、機會主義者、堅貞的宗教份子以及房地產仲介的,還有,Remora絕對不是民生必需產業,但鯊魚一天也不會休息。
如果拿著執照的地產經紀人是鯊魚,他們就是Remora。
Remora頭頂有吸盤,吸附在鯊魚身上,能輕鬆來去,無須獵食,就能跟著鯊魚吃香喝辣。Remora沒有名片,沒有求職履歷,沒有工作守則,沒有工會可以把他們驅逐,也沒有執照可以吊銷。
爸比跟爹地對她的工作一無所知。
一家三口有一個聊天群組,如果爸爸跟爹地分別打電話給她,就知道兩個人吵架了。
兩位長輩從年初就吵個不停。爸比打電話抱怨爹地購入了一百捲衛生紙跟三十瓶消毒液,他認為病毒不比流感可怕,對中國疫情報以同情,爹地緊接著打來告訴路娜,他寄了五十個口罩給她,然後痛斥白人錯把優越感當成疫苗。
四月十二日,收到總統簽名的「振興經濟支票」。
爸比跟爹地躲到他們在海邊的度假小屋,爸比的投資損失慘重,爹地有親戚確診,兩人情緒緊繃到極點,爹地不斷傳訊要路娜過去一起避難,但是爸比說待在原地更安全,並對群體免疫抱有期待。
那時她還住在男友家,——應該說前男友了。
那個男人不是她第一個在約會軟體上認識的男友,也應該不會是最後一個。
任何社交媒體都可以成為約會工具,唯有約會軟體其實不是約會工具,而是財力調查。當然不能直接劈頭就問對方收入,要先愉快而扼要地聊出一點品味、一點個人特質,直到對方提出見面,這時就輕快地隨口一問,你住在哪個區?可以確定的是,同一個城市裡,有與五個室友分租也不放棄演員夢的中年酒保、也有住在水岸頂層公寓的科技新貴,還有低收入區的租金減免樓的現金房東,他們都想談戀愛,他們都有可能說謊。[...]

(To be continued)

//////

©2021 M. Nadia Ho

Last sold

$15.00 OSD

Total

16

there's nothing here.

Cindykeep

Bought 1 for 15.00 OSD

2 months ago

Davidlin

Bought 1 for 15.00 OSD

2 months ago

Mr.Q

Bought 1 for 15.00 OSD

2 months ago

1

鯨落(序章)

1 views

Get the Vibe

Get Now